书库

序号 书名 作者 字数 总点击 更新时间
  • 1
  • 她是智计无双的将军府千金,而他是根基未稳的皇家太子。幼时相逢,情窦初开,年少芳华,盛世初嫁,他却自此恨她入骨。她用尽一切助他登基,换得四年冷遇,她头上的后冠,他只一心想为别人戴上! 她誓愿以终生幸福换他一世安稳,却得一纸诏书废后,堂堂将军小姐沦为嫔妃侍女,受百般折磨,他笑面冷眼旁观。 罢了!家族风云变故,她卸下儿女情长,以废后之身担当大任。闻名江湖的神秘组织,不过她手中玩物;心思缜密的皇叔一路追查,她不甘示弱斗智斗勇。斩不断情丝纠葛,青梅竹马十年守候,护她安好,风流王爷情所独钟,痴缠不休的背后隐藏着旧时的秘密。 当被尘封的往事揭开,阴谋逐一拆穿,是得盛世风华,或黯然谢幕,一颗痴心错付,终究情归何处?
  • 818710
  • 18343947
  • 03-13 19:19
  • 2
  • 她用七年时间,耍尽手段,耗尽心思,终于逼的她心心念念的男人不得不娶她。 而婚礼当天,他却带着别的女人出现,三人同住一个屋檐下。 “江少城,我们已经结婚了,你现在是我的老公。” “这场婚姻怎么来的,你心里该有数,别在我面前演什么小白兔,真让我恶心。”
  • 615640
  • 954562
  • 02-25 20:02
  • 3
  • 被绑架,还差点被一群男人给轮了,这一切早有预谋。 陷入一场豪赌,赌注是她。 “这个包包真好看。” “买。” “房子也不错。” “买。” “那个男人好帅啊,买一个给我吧?” 他一把将女人压在身下,狠狠收拾一番后,邪魅目光盯着她,“还要买吗?” “不要了不要了,我错了。”小野猫脸颊泛红,乖乖认怂。
  • 562314
  • 805594
  • 02-25 19:39
  • 4
  • 一觉醒来,我居然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寨子里面,什么以血养蛊,还有那些说不清的事情。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应该能安分的结婚生子,过一辈子安稳的生活的,为什么会这样呢?什么命由天定,我只相信人定胜天。
  • 52597
  • 4783
  • 05-19 18:10
  • 5
  • 她只是一个琴娘,意外认识了他,当她弹起那首《九天揽月》的时候,他对她说:“姑娘的琴技真让人难以忘怀,若此生有此知己,倒也无憾。” 她轻抚琴弦,她作为琴娘,自小到大只有琴与她作伴,她既然遇到了,就好好聊聊:“看公子言行举止,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公子哥,公子必是有些身份的,要担起太多的东西,不同我们这些靠唱曲赚钱的人,自幼不知爹娘下落,阿妈是好人,阿巧得她所救才能活到今日,也不强迫阿巧,阿巧自当努力学习回报阿妈。” 他看着阿巧熟练的手法,心感凄凉,他自幼在深宫中长大,虽有亲人,却感觉不到半点儿的亲情,本是天涯沦落人,又何必多言。 “公子是富贵人,阿巧身份卑微,哪敢与公子相提并论,只求不玷污了公子的双眼。”阿巧的琴音未曾减退半分。
  • 188195
  • 996
  • 03-14 13:53
  • 6
  • 赵楚睁开眼,很悲哀的发现自己躺在了一朵干草上。身上穿着脏兮兮的衣服,不过还能看出来衣服的颜色是黄色的,明黄。而且衣服的料子应该很好,摸起来很是顺滑。难道是被绑架了?赵楚看了看四周都是灰灰的墙壁,只有面前是一个门,一个被木头围成的门。这个环境感觉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赵楚想了半天才一拍脑袋想起来:这里不就是古代的监狱的专有吗?自己怎么跑到这里了?无数个疑问在赵楚脑子里闪过了,可是她找不到哪个才是答案。 “喂!吃饭了!”一个衙役模样的男人面无表情的从木栅栏里伸进手,放下东西就要离开了。 “等等!”赵楚赶紧拦下那个人。 那个人停下,看着她。 “请问,这里是不是监狱啊?”赵楚扯出一个笑,看着那个男人。
  • 178319
  • 990
  • 03-14 13:50
  • 7
  • 沈曼是一名现代特工,刚刚出完一次任务的她却在回家的路上被埋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她的灵魂却被带到了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前的金越国,摇身一变变成了金越沈家镇国将军府嫡出的三小姐。 而奉皇命,沈曼嫁给了曾经的四王爷如今的皇上赫连成俊。一个是接受现代化教育培训的特工,一个是封建社会高高在上的皇帝,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沈曼和赫连成俊已经对彼此有了好感,而且两个人也渐入佳境,然而就在这时,赫连成俊为了保住自己皇帝的地位娶了另一个女人邻国的公主周雯雯,而且封她为后,而且沈家也落败了,沈曼伤心和愤怒之下离开了赫连成俊,来到了慕容堡。 夜很浓,整个慕容堡的人都在睡梦中,只有赫连成俊一人形色匆匆朝着沈曼的院子走去,不知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赫连成俊刚进院子的时候沈曼房间突然亮了起来!   赫连成俊快步走到窗口,轻敲了几下:“曼曼,是我,我想好你好好谈谈!”
  • 173436
  • 588
  • 03-14 13:46
  • 8
  • 蓝田皇宫在这一天注定是不平静的,因为就在这一天,安平公主水琴在陪伴皇上和楚国太子皇甫洛出宫狩猎时候受了伤。 水琴是先皇最受宠爱的公主,和当今皇上青橙并不是同一个母亲,所以在先皇过世之后皇上并不是很得意水琴,迟迟不给水琴赐婚,导致了水琴二十的年纪仍然还在皇宫中。 皇帝想要拉拢楚国,皇上又有意将安平公主许配给皇甫洛,却没想到安平公主内心早就已经有了喜欢的对象,就是长平侯,长平侯也一直在找机会让皇帝赐婚,不想今日安平公主突然受了伤,长平侯秦溯和皇甫洛全部来到了水琴的寝宫,只不过长平侯无法进入水琴的寝宫燕莎宫,而皇甫洛作为出国使者,也是皇帝默许的驸马护送水琴一直到水琴休息。 皇甫洛离开燕莎宫以后在路过御花园的时候看到了还没有离开的秦溯,有些惊讶,他以为秦溯早就已经离开了呢。   “长平侯还没有离开?这样长时间呆在皇宫真的可以吗?看来蓝田皇帝对你真的很信任啊。”
  • 171371
  • 665
  • 03-14 13:44
  • 9
  • 清国皇宫,皇后殿,天刚蒙蒙亮。 “孙嬷嬷,父亲已经派人偷走了玉玺,而我们也已经成功的在后宫散播消息,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在了那个小贱人的身上,况且前几天那个小贱人的同谋,还摸进了皇宫来,更是帮了咱们的大忙了。” 此时发出声音的这个女人叫做穆逸美,是清国的皇后,而她口中的“小贱人”叫做陈小柔,是清国前身康国公主,也正是现在清国皇帝洛鸿天深爱的女人,而现在,陈小柔正在清国皇宫之中,被皇帝金屋藏娇。   “皇后娘娘说的是,咱们的这个计划,可是专门为那位准备的呢,保管教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让她插翅也难飞。”   二人一阵得意的笑声,穆逸美忽然说道:“对了,孙嬷嬷,事情进行到这个地步,前面的路已经铺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让父亲收网了。”   “那……”孙嬷嬷顿了顿,迟疑的说道:“我们再把丞相请进宫一次?”
  • 169360
  • 831
  • 03-14 13:24
  • 10
  • 浮仑国内的天气转变无常,前几日还是晴空万里,渐渐地就如闹了脾气的小姐,转眼便转了性子,阴沉着脸,淅淅零零下起小雨来。 空气仿佛便阴凉了几分,一扫往日的燥热,人心头便也如沁入冰凉的雨丝,一颗心慢慢静下来。 一个苍白瘦削的身影静静躺在躺椅上,望着被雨滴惊破一池褶皱的寒碧池。
  • 172552
  • 775
  • 03-14 12:57
  • 11
  • 宫殿之中,朱色的窗棂上爬上了月光。空旷的大殿之中,只有烛光颤动,矮几上堆满了竹简。夜风吹过,竹影晃动,空荡的宫殿里只有竹简翻阅的声响。   绯色的锦衣下露出一截月白色的手臂,他闲闲地撩起自己垂下的长发,扶额看着竹简之上密密麻麻的文字。
  • 167412
  • 1525
  • 03-14 1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