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鬼物老婆>章节目录>正文阅读

  • 目录
  • 书页
  • 扫码
    我的鬼物老婆
    第一章 阴气太重

  • 设置
    字号: (小) 默认 较大
    阅读宽度 默认 窄屏 普通 全屏 较宽
    背景: 默认 蓝色回忆 春意盎然 可爱粉红 黑色深邃

第一章 阴气太重

作者:阅一|发布时间:2017-07-07 14:58|字数:3057

我叫沈良,西山村人,我这个人天生命不好,在我出生的时候不哭不闹,就连接生婆都吓得够呛,她说从未见过像我这样的孩子,估计也活不太长了吧!

可是我天生就是这样倔强,顽强地活了下来,可能是上天对我的眷顾有加吧!

因为我是家里的独苗,所以大家对我都是宠爱有加,尤其是爷爷奶奶,由于我命不好,所以奶奶总去寺院里给我求一些长命锁之类的东西,甚至在自己的脖子上都挂了一圈。

小的时候并不知道挂在脖子上的东西究竟有什么作用,长大之后慢慢对其有些了解,才知道自己的命运竟然是如此的坎坷。

到了上初中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全身发烧,烧的我已经彻底的糊涂,辗转了市里几家比较大的医院,但是仍旧没有什么效果,退烧药基本上只是可以维持一个小时左右,药效一过,接着发起高烧。

医生当时告诉我的家人说有可能继续烧下去,会把人烧傻的,这下子,整个家人彻底的慌了,因为自己是家里的独苗,如果我傻了,爷爷估计都会被气死的。

也不知道爷爷究竟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西山的疯婆子可以包治百病,当时爷爷就相信了,不顾家里其他人的反对,带着我直奔西山疯婆子家。

疯婆子家是当地最富裕的,二层小洋楼,看起来十分的自在。

当疯婆子看到我的那一刹那吓了一跳。

随之对我爷爷连说道三个字:“难!难!难!”

我爷爷当时就吓得不轻,脸色煞白,偌大的年纪,在这里连哭带闹的。

“麻烦你真的救一下我孙子吧!你看他已经这个样子了,如果真的今后痴捏呆傻,你说你让我们沈家今后真的要断子绝孙了吗?”

疯婆子听完也是十分无奈,“这并不是我不想给他看,只是现在的年岁还小,至少等到成年之后才可以将这病去体的根除的,方法倒是有一个,不是现在能实施得了的。”

无论爷爷怎么问,疯婆子始终不说,疯婆子最后只留给爷爷这样一句话。

“等到孩子成年的时候,你再过来找我吧,到时给你一剂良方,说不定还能有太多的作用,现在我给他一个符咒,回去时用火烧完之后泡水服下,可以暂解燃眉之急,至少维持能到成年之前!”

爷爷带着我对这疯婆子千万谢,最终留下了五百块钱作为酬劳,当时的五百块钱还真的挺多的,怪不得疯婆子家这么富裕呢!

回到家之后,按照疯婆子的指示将这个符喝了下去,说实话,看着碗里全是灰,自己还真的没有什么喝下去的欲望,但是爷爷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这些东西到了我的嘴里,喝下之后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过了大约一两个小时之后开始上吐下泻,又折腾了半宿,最后才消停,同样烧也退了,人也往常如初!

当时我也没有想到在大医院都看不好的病,居然一个疯婆子可以治这些东西,想想还是觉得挺神奇的。

之后每次上学和同学说起此事,他们大多都不相信,而我却深信不疑,觉得这就是一个活神仙一样。

渐渐的这件事情直接放在了脑后,因为身体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异样的症状,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的高烧不退了,所以这事儿忘了也是很正常的。

最后我一家人搬到了城里,和爷爷奶奶却留在了乡下,没有他们在我身边,似乎这件事情慢慢的就没人提起。

从初中到高中,最后到高考结束,盼着盼着,终于自己长大成人,在我十八岁生日那天,和同学几个人一起出去小聚一下,以此来庆祝我这样一个难忘的成人礼。

那天晚上大多数都喝多了,而我也多多少少有些醉,走路也开始打飘。

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妈妈看到我这样,对我又训斥了一顿。

“你说你到底怎么回事,学习成绩成绩不好,整天就和这些狐朋狗友到处乱串,也真为你将来操心啊!”

听妈妈这样一说,我随后对其反驳。

“妈,我记得我当时发高烧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那时候说我没病就好,现在怎么又突然间对我要求这么多了,哎,女人心真的是善变的呀!”

妈妈听完我说这样的话,拿起拖鞋就要打我,吓得我赶紧溜进自己的房间。

不一会,她又过来敲门,站在门外喊道:“良子,这里有你一封信,你爷爷从乡下寄来的,指名道姓是给你的,你自己看一下吧!”

随后我从妈妈的手中把这个信接了过来,,我也不知道爷爷写信给我究竟是为什么,十分好奇,然后将里面的东西拆开了。

里面有一张白纸,还有一张黄裱纸,白纸上是这样写的。

“爷爷今天给你寄来这封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将你的病根除,你天生底子就薄,只要有什么大病小灾的,肯定你是第一个先染上的,况且我也知你如今已经成年,所以昨天我到疯婆子那里,那里就问了一声究竟你今后的运势如何,顺便从她那求一剂良方,为你今后治百病,黄裱纸上记录的是两个人的生辰八字,左边的那个是你的,疯婆子也没说究竟这两个生辰八字究竟会有什么作用,只不过说让我把这个东西交到你的手里就可以了。”

爷爷也算是识文断字,看到这些话有一种莫名的伤感,为了我也是操了不少的心呢!随后我把黄裱纸拿了出来,果然有两行生辰八字,左边的那些是我的,而右边的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对五行八卦,生辰八字之类的,并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所以也就从中,并没有看出什么样的门道。

把纸好好的收起来,放在抽屉里,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知道这个东西对我有多么大的用处,到目前为止,爷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由于跟同学聚餐喝了点酒,所以回来的时候直接就躺在了床上,玩会手机,不知不觉上眼皮和下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虽然困得不行,只好将手机扔在一侧,闭上了眼睛,立马就睡了过去。

我这个人本来天生睡觉就很沉,每天几乎都要睡到自然醒的,但是前提就是周围要安静。

可是今天却大有不同,喝酒喝的有点多,头晕晕的,躺在床上,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在半夜时分,突然听见外面有声响,是窗户外面。

家住三楼,外面有声响,是可以听得十分真切。

吵闹的声音,也让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我窗帘拉开,向外面瞧了瞧,却看见了一队出殡的队伍,吹着喇叭,却显得格外的忧伤。

“大半夜的出殡,也是头一次见过!”我自己心里嘀咕着。

可是刚躺到床上,大街上流浪,猫叫的声音却越来越声大了,几乎是那种发出惨叫的声音。

我再一次的把窗帘拉开向外面看了看,却发现几只流浪猫在那里竖着尾巴,浑身的毛倒立,摆出一副作战的架势,不知约到什么状况,像是战士一样守卫着自己的领土不被他人侵犯。

我不知道发生什么状况,就又看了看,慢慢从远方的街角拐过来一个老头,步履轻盈,但是移动速度十分缓慢,手中拄着一个拐杖,一步一步的向我这里走了过来。

当来到我家楼下的时候,抬起头看了看我,似乎知道我在上面看着这一切。

冲着我摆了摆手,然后说,“沈良,你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当时惊恐万分,在路灯之下,我可以清晰看得见这个老头,这老头不是村东头的王老头吗?

我只是把窗户打开,把头探了出去,问道:“王大爷怎么了?”

“快下来,有话跟你说。”

既然是王大爷,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太多的顾虑,把鞋穿好,直接就跑了出去,我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但是看见月亮挂在天边,估计已经是后半夜了吧。

跑到楼下之后,来到大爷的身边,笑呵呵地问着:“咋了,王大爷,有什么事情吗?”

王大爷慢慢的放在我的肩上,而我却感觉到一股透心的凉爽,虽然彼此间没有过多交流,一股寒意瞬间从自己内心油然而生。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把你带走!这样的话,路上也有个伴儿!”王大爷说话,边说边笑。

“带哪去啊?”我有些不解,随后问道。

王大爷并没有回答,而是将手中的拐杖向我砸了下来,流浪猫看到这般场景瞬间喵喵直叫,还好自己年轻躲得快,但是自己把自己绊倒了。

“大爷,你这是怎么了?你要干嘛?”

他仍然不答话,准备继续对我下一轮的进攻了。

“良子,干什么呢,大半夜不睡觉在下面跳舞啊!”熟悉的声音直接传入我的耳朵里,抬头一看,原来是我妈。

“我……”还没等我说出什么,我妈又一再一次对我训斥道:“赶紧上来,喝点酒,把你能耐坏了,街角老王头他家今晚出殡,你别碰上什么鬼东西,赶紧上来,好好睡觉。”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全部捧场记录>>

(22)

(1)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虾米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