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男友>章节目录>正文阅读

  • 目录
  • 书页
  • 扫码
    共享男友
    第八章 谁在搞鬼

  • 设置
    字号: (小) 默认 较大
    阅读宽度 默认 窄屏 普通 全屏 较宽
    背景: 默认 蓝色回忆 春意盎然 可爱粉红 黑色深邃

第八章 谁在搞鬼

作者:悲伤大于狗|发布时间:2017-09-17 12:02|字数:2333

周以彤怒气冲冲地冲进办公室时,刚好王姐也在。

她来的突然但我也不虚,毕竟公司里好歹也算是我的地盘,况且我还有王姐罩着,凉她不敢乱来。

谁料到周以彤就像提前跟王姐打好了招呼似的,她一进来,王姐立马找了个理由,头也不回的溜了。

办公室只剩下我和她,我这才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周以彤可能不仅知道我在这里工作,而且还和我们公司的管理层很熟。

我顿时有些坐立不安了,周以彤会不会对我过去的事儿也知根知底?

自从来到了鹏城,除了王姐我从来没向他人提起过自己过去的事儿。

王姐会告诉周以彤吗?

应该不会吧,以我对王姐这么多年的了解,她不会把我报仇这种天大的事当作儿戏。

除非只有一种可能,王姐和周以彤有另一层我所不了解的关系存在,我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尤其是此时周以彤一直阴森森的盯着我,也不开口说话的样子,更使我心里没底。

我被周以彤盯得难受,刚想硬着头皮问她有事说事时,她终于开口了。

她冷冷的盯着我:“卓异你真行,真令我对你刮目相看。”

周以彤这话让我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总觉得她若有所指。

“没错,我是收了你的酬劳,但事儿也给你办了,没什么对不住你的吧,周大小姐。”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周以彤的语气更冷了。难道说,她对我过去的身份了如指掌,准备拿这个来要挟我,可到底是为了什么?

周以彤见我不吭声, 冷笑了一声,突然站起身:“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余秋荷的事!”

听到这里,我总算松了一口气,弄的这么紧张原来是为了余秋荷。

“我不认识什么余秋荷。”

周以彤又冷笑了一声,“你的演技忽高忽低,我既然问了你,你就该心知肚明。你也不用紧张,你和她的事我本不想管,但总归你需要给她一个正式的道歉,或者直接让她明白你的身份,也好彻底死了心。卓异你应该是个聪明人,对吧?”

看来余秋荷把我们之间的事告诉了周以彤,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余秋荷和周以彤之间关系不一般。

而周以彤话里的意思,有十足的把握证明余秋荷当时并没有认错人,我就是那个骗子。而她这么有把握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从我们公司调查了那单业务资料。

结合王姐这段时间怪异的表现来看,应该就是她把我的业务资料“卖”给了周以彤。

这就让我很头疼了,就等于说周以彤可以通过王姐,对我入行以来的一切所作所行都有一个清晰的了解,也就意味着周以彤可以随时随地拿这些证据来要挟我。

我很不解,一向待我犹如亲弟弟的王姐,为何要这么做,周以彤虽然是公司的至尊会员,可怎么说也是一个外人!

“这个星期内,你抽个时间和余秋荷见一面,我不管你用任何办法,只要能让余秋荷从此以后忘掉你这个骗子。”

我越来越讨厌周以彤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了,别以为长的漂亮就可以理直气壮。

从处事方面来讲,我的确欠了余秋荷太多,有一些是一生都无法弥补的错误。

但从感情上而言,我自认为我也付出过,我也曾为此痛哭流涕过。

“该我做的,我自然会做,不该我做的,不劳你费心,况且你是余秋荷什么人,有什么资格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指责我?”

“随便你,好话我不会重复第二遍。这事你处理不好,在鹏城谁也保不了你。”周以彤说完起身就走,我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陷入了痛苦的纠结中。

周以彤敢说这么说话,说明她有底气可以把我拿捏住。

自从接了周以彤这单业务后,王姐对我的态度就变得很不明朗,我也多次旁敲侧击询问她的态度,但她总是左右言其它故意避开话题。

周以彤离开后我哪里也没去,就坐在办公室等着王姐回来。

她过了很久才重新回到办公室,取了一份档案转身就想走,连话都不想跟我多说一句。

我起身挡在了门口,像过去那样嬉皮笑脸的说:“王姐,我哪儿得罪你了,都不爱搭理我了。”

王姐跟我打趣了一番,又安抚了我半天说的全是工作忙,让我别取闹了。

她越是这样,我心里的怨气越大,终于忍不住跟她大起了嗓门。

“为什么就不能和我讲实话!周以彤她到底是什么人?和她有故事的那个中年大叔又是什么人?”

王姐望着我,叹息了一声,“卓异,我并非要瞒着你,是因为有很多事我也无法给你确切的答复,冒然答复你反而会害了你,唉……既然你一再追问,我只能说,周以彤身上可能有何琪楠的线索,你也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如果你信得过王姐,就收拾好心情。”

我之前也过这番猜测,可亲耳从王姐嘴里得到证实,心里难免还是起了很大的波涛。

我想了很久,还是开口问道:“余秋荷到底是一个意外,还是王姐你的安排?”

王姐愣了一愣,盯着我皱起了眉头。“余秋荷的事儿不是已经过去了吗,卓异你是什么意思?”

王姐诧异的表情让我随之陷入了迷茫,难道真的是我想多了而已吗?王姐对这次我意外装上余秋荷,以及周以彤调查这单业务毫不知情?

“卓异,什么情况?你快和我说说。”王姐反身关好了门,拉住了我。

我随后把和周以彤去婚礼现场遇到余秋荷的经过,详细的跟王姐叙述了一遍,王姐越听眉头皱的越紧,当她听说周以彤这次来找我,是为了让我向余秋荷道歉后,突然破口大骂!

她嘴里骂的不是周以彤,而是另有其人。

“卓异,这事你先隔着,我来帮你处理,有些人我处处忍让,却以为我好欺负,手伸得太长也不怕被剁手!”

听王姐这么一说,我的视线豁然开朗,原来是我们内部出现了问题,而我则成了靶子。

王姐还是那个当初把我从深渊拽上来的王姐,她的态度很明确,要替我出这口恶气。

在我们婚托这行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任何业务只要时过今迁,任何人都不能提起,包括所有业务的档案不能有备份,更不可能让外人知晓。

这既是保护员工的方式,也是公司自保的必要手段。

但如果有人想针对我,或是针对我的领导王姐,不排除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如果我按照周以彤的要求去做了的话,一旦传出我向之前的女客户道歉求饶,或是揭露了行业真相,那么我离被赶出这行也就不远了,甚至严重点,有人故意扩大事端的话,只怕是我连鹏城都待不下去了,而且还要牵连到王姐。

我不禁开始一一回想起,我和哪些同行有过利益冲突,或者有仇……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全部捧场记录>>

(3)

(2)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虾米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