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天下>章节目录>正文阅读

  • 目录
  • 书页
  • 扫码
    凤倾天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如何保全

  • 设置
    字号: (小) 默认 较大
    阅读宽度 默认 窄屏 普通 全屏 较宽
    背景: 默认 蓝色回忆 春意盎然 可爱粉红 黑色深邃

第一百一十七章 如何保全

作者:童梦|发布时间:2018-01-09 19:28|字数:3022

贾姨娘的院子,李茵乐将自己缩在被窝里,浑身颤抖,贾姨娘在一旁看着,想为李茵乐请一个大夫过来,可是,一说到大夫,李茵乐就大吼大叫。

“你想让谁都知道这件事吗?你把我身子毁了还不够,还要把我名声都毁了吗?”

贾姨娘心里也内疚的很,她太低估李若渊了,本来以为这次的事情天衣无缝,李若渊肯定会完蛋,却没有想到,最后,到头来,却是李茵乐承担了苦果。

不过,在心疼的同时,贾姨娘又有一丝庆幸,幸亏李若渊对李茵乐的仇恨更深重,因而找了李茵乐报仇,要是李若渊把自己带过去,经历了这件事,李尚书是绝对不愿意仔养着她的。

但是李茵乐只是李尚书的女儿,这件事出了之后虽然会让李尚书更加不喜欢李茵乐,却也不会导致什么更严重的后果,至少,不会威胁道李茵乐的生存。

“茵乐,你怎么能这么说,这分明是我们当时一直商量好的呀,你那时候夸我智计卓绝,现在却反倒怪我想了个坏主意,害你的人是李若渊,我也心疼你,可是我又什么办法呢?”

李茵乐死死攥住被角,双手骨节发白,将一床蚕丝的被子折的皱巴巴的,那力度,仿佛要将手下的布料搅碎。

贾姨娘轻轻抱了抱李茵乐,安慰道:“没事的,茵乐,会过去的,那些人我全部都给你杀掉了,他们再也不能伤害你了。”

李茵乐冷笑:“是啊,他们全都被你们杀掉了,血还溅了我一身呢?周围那一大堆人都在尖叫,也不知道是在尖叫于死人,还是尖叫到我一个大家闺秀,却行如此苟且之事。”

贾姨娘不禁有一些理亏,李茵乐一开始也是不赞成叫一堆人过阿里败坏李若渊名声的,她嫌麻烦,但是贾姨娘坚持,她也乐见其成,只是,他们酝酿的所有苦果,都由李茵乐一个人咽了下去。吐都吐不出来。

贾姨娘固定住不断挣扎的李茵乐,半是警告半是喊道:“你给我安静一会儿,你今天本来就给你父亲丢人了,要是他来看你的时候,你是这个模样,他愿不愿意再搭理你都是一个问题。”

李茵乐却挣扎的更加厉害:“我不用你管,他不搭理我又怎么了,我活都不想活了,管他干什么?”

贾姨娘叹了一口气,看向李若渊,缓缓道:“活着,才会有最大的生机,活着才会有无限的可能。”

李茵乐慢慢平静下来,眼角的泪痕渐渐干涸,贾姨娘想伸手招大夫进来,李茵乐却拉扯住贾姨娘的袖子。

“怎么了,茵乐?”

“我要李若渊的命。”李茵乐满脸凶狠的看向贾姨娘,一字一顿道。

贾姨娘看着李茵乐绝望的脸色,叹了一口气,缓缓道:“我也想要她的命,事到如今,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可能缓解了,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李茵乐这才放心让贾姨娘离开,不一会儿,大夫进来,帮李茵乐检查身体,换药。李茵乐整个人都木木的,不怎么动,也不看自己满是青青紫紫的身体。

贾姨娘一走到门口,就看见侍女焦急又恐惧的身影,贾姨娘栏过闷头向房间走的侍女:“怎么这么匆忙?发生什么事了?”

侍女见贾姨娘在门口,这才惊慌道:“夫人,咱们请过去的人,全部都被李若渊策反了,他们说不定还会跟着李若渊对付咱们,咱们应该怎么办啊?”

贾姨娘神色一暗,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本来以为情况已经够糟糕了,计划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被李若渊识破,导致自己的女儿身手其害,想在老爷回来之前拼一把,把李若渊趁现在弄死也来不及了。

李若渊与他们现在可以说是形势危急,一触即发,然而,若是半年之前,贾姨娘可以说,自己能够保证轻松杀死李若渊,但是到了现在,李若渊的势力已经比他们大了太多,在这样一场斗争中,她想要活下来都变成了难事。

既然杀不了李若渊,就要考虑,如何能够避免李若渊在这段时间的报复。

贾姨娘陷入了沉思,侍女一件贾姨娘这副模样就吓了一大跳。

“咱们到底应该怎么办啊?”侍女在嘴中喃喃。

她现在无比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跟着李若渊,而是一时势力。选择跟着贾姨娘。贾姨娘这人生性凉薄,对于她们这些丫鬟什么的毫不在乎,上回云儿忽然失踪,贾姨娘什么也没说,没几天,就差不多忘记这个人了。

更何况在之前,每次贾姨娘犯了什么错误,惹了老爷不开心,都是要么拿丫鬟们撒气,要么就索性把错误都推到丫环身上。

可怜院中所有人都属于贾姨娘,哪怕贾姨娘要了这些人的命,她们也不能反对,又更何况,只是简单的诬陷和毒打呢?

至于生性恶毒的李茵乐,就更不用说了。

“慌什么慌,我都还没慌你们倒是先慌了,都告诉你们,要是我完了,你们一个也逃不掉。”

侍女脸色一僵,连忙解释:“夫人明鉴,奴婢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贾姨娘冷哼:“你最好没有这个意思,就算你有,对我也没有什么影响,只要杀了便是。”

侍女心中一凉,不知道是心寒更多还是害怕更多,怯怯的点了头,便没有再说话。

贾姨娘看侍女看的心烦,又不想再回去哄着暴怒的李茵乐,只好随便去了一间厢房想着接下来的对策。

李茵乐这个状态,肯定是不能指望了,就是不知道李若渊怎么想,贾姨娘现在最大的愿望,肯定是度过面前这个难关,那就是让李若渊息事宁人。她知道,以李尚书的个性,断不会因为谁凄惨就站到谁的一边。

李尚书从来都是看利益的,谁能够给她带来更多的利益,谁就是李尚书最在乎的人,而现在,李茵乐频频出错,贾姨娘又屡屡出昏招,偏偏李若渊混到特别好,先是与张小姐交好,到现在,甚至是勾搭上了王爷,要被娶进皇族当王妃。

这等气运,贾姨娘就是羡慕,也羡慕不来。

‘我该怎样才能让李若渊不再老爷面前提及这件事情?’贾姨娘想到。

李若渊对他们,算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李若渊不追究这次的事情呢?

让李若渊心虚?主动避免?

贾姨娘不知道自己现在道老爷面前去把这件事添油加醋的说一遍效果怎么样,哪怕老爷信了,只要他再去找一便李若渊,事情自然而言就水落石出了。李若渊是不可能主动避免的。

那还能怎么做呢?贾姨娘想着,眼神一暗,大有转世断腕的决心,既然如此,那就假装什么也不知道。

受害者既然是李茵乐,李若渊便不可能说出本来是要害她,是她把李茵乐带过去这种话。

这样阐述虽然能够短暂保持住自己,但是却绝没有可能能够报复李若渊。

然而,她是在没有别的方法了。

今日李尚书一回府,便觉得府中格外寂静,贾姨娘在大门口等着李尚书回来,李尚书看了一眼贾姨娘苍白的脸色,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忽然在这了等我?”

贾姨娘来之前故意在脸上施了一层白粉,现在的神色苍白疲惫,她本来就身量狭小,现在就更显得脆弱无助。

李尚书一问,贾姨娘便落下了眼泪:“老爷,茵乐,茵乐被闯进府中的蟊贼欺负了!”

李尚书大惊:“蟊贼?你什么意思,茵乐被欺负了,那若渊呢?若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贾姨娘见李尚书丝毫不关系李茵乐的情况,满脑子里只有李若渊,又是嫉妒,又是仇恨,但是却丝毫不能够表现出来,她经不得一点纰漏,只要老爷对她有一丝怀疑,那么,自己可能就要完了。

“若渊没事,她好得很,您又不是不知道,她最近都是自己和侍女生活,又不需要找我请安,我们都好几天没有见面了。”

李尚书神色忽然不虞:“你然如此,你又怎么知道若渊没事呢?”

贾姨娘攥紧了自己的手掌,强撑着脸上的微笑,要是普通人,看到她这个样子,一定会心疼的不得了,然后抱住安慰,可惜,一旦事情牵扯到了切身的利益,那么,李尚书从来就不是什么君子,而是一个彻彻底底,彻头彻尾的小人。

“因为……”

“因为什么?”李尚书步步紧逼。

“因为妾身赶到的时候,那几个蟊贼正在行奸淫之事,我们将蟊贼杀死了,才救出了茵乐,蟊贼既然死了,又怎么能去伤害若渊呢?”

李尚书的脸色却并没有好转:“我要去亲眼看见她,确认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贾姨娘拉住他,悲愤的问道:“你还有个已经受了伤害的女儿,你都不在乎的吗?”

李尚书扯开了她的手,声音冷冷的,不带有一丝温度。

“李若渊的婚事,是府中上下最重要的事。”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虾米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