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礼物>章节目录>正文阅读

  • 目录
  • 书页
  • 扫码
    致命礼物
    第一章 诡异礼物

  • 设置
    字号: (小) 默认 较大
    阅读宽度 默认 窄屏 普通 全屏 较宽
    背景: 默认 蓝色回忆 春意盎然 可爱粉红 黑色深邃

第一章 诡异礼物

作者:风的猫|发布时间:2018-01-23 14:59|字数:2349

收了个礼物,差点被人玩死。

事情是这样的。我叫楚叶,前几天我过生日,正好是个周末。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唱K。结束的时候我闺蜜蕾蕾神神秘秘的塞给我一个礼物,说有惊喜要给我……

我当时觉得蕾蕾有些怪,晚上回到宿舍就迫不及待的拆开礼物。

礼物是金灿灿的丝带包装起来的,裹了一层又一层,看起来很精美的样子,拆出来里面是一个精致的黑色小盒子。

盒子打开看到了一块血红色吊坠……

血红色吊坠里包裹着一个模糊的东西,迷迷糊糊像是一个人影,蜷缩着身子。小人的脸是侧着的,只能看到一半。那侧着的半张脸上露出一种诡异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乍一看有点吓人。凑到鼻子间还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瘆人的气息铺面而来,看的我浑身凉飕飕的.

说实话我有些生气了,感觉蕾蕾玩过火了,这哪是送我礼物完全就是来整我的,玉佩握在手上湿哒哒的特别的恶心,特别是里头的小人头、眼睛就像是盯在我的身上,特别的寒颤。

估计是蕾蕾从哪儿弄来的恶作剧玩具来整我的!

我没多想,把玉佩团起来从窗户口扔了出去,回头再来找蕾蕾兴师动众。

玉佩扔了,时间也不早了,我洗漱一番就准备睡觉,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像是堵着什么似得,脑海中总是不断浮现出那块玉佩的诡异摸样,再加上周末的宿舍只有我一个人,心里越想越慎得慌,套了个耳机赶紧的上床睡觉了。

上床之后特别的好睡,半夜迷迷糊糊的被尿憋醒了,起来发现宿舍几个姐妹都没回来,宿舍走廊静悄悄的。

突然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不疾不徐的。我听到宿舍的门被敲响。

我以为是室友回来了,开门往外看,门外什么人都没有。一阵凉风吹过。把我的睡意都给吹散了一些。

回来后,我往枕头下摸手机,一伸手,摸到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湿湿嗒嗒的黏了我一手。

那块被我扔掉的玉佩又回来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脑子里一团乱。明明东西已经丢了,却再次藏在我枕头下。我惊出了一身冷汗。

血红色的吊坠,就这样明晃晃的在我手上,吊坠里面的那个小人,脸突然转了过来,对着我若有似无的笑着。血腥的气味更加的浓重。

我身后一阵凉意传来,就像是被人用彻骨的冰水浇到一样,冻的我身体一个激灵。耳边被人轻吹了一口气。一声听的不太真切的低沉男声传来:“夫人。”

我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就冒了出来。

我抓起手机就想往外跑。平时很容易就能打开的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我试图拨打电话,但手机上一格信号都没有。我不死心的拨打110。仍旧一丝反应都没有。

这下我彻底慌了。

我感觉头根都快直立起来。不过我也算是女孩子中胆子挺肥的那种,要不然非得当场吓晕过去不可。

在那种情况下,我已经无法去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诡异的事情了。心中生出不详的预感。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逃出去。

我一咬牙,用身体去撞门,想着要是能撞出一个洞也有机会钻出去啊,实在不行也能制造一点声响。

我刚闭着眼睛冲过去,紧接着身体就陷入了一个冰凉且柔软的怀抱。随即一双有力的大手将我禁锢在他怀抱里。

那双手在我脸上抚摸。我反射性的一手挥出去。啪的一声脆响,在黑夜里特别的清晰。

我立马僵住了。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我试图扯出一个讨好的表情,也许可以求饶一下。

下一秒,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撞击在墙上。后背生疼。

我脑袋嗡的一声就炸开了。身体抑制不住的开始颤抖。

我的双手竟然猛的抬了起来,不受控制的开始自己解着睡衣的扣子。夏天的Y市,我只穿了一套很薄的睡衣。上衣刚一脱掉,一股阴森的凉风就从我肌肤上刮过。

“大哥,我们无冤无仇,你放过我吧。”我忍不住的开始求饶,哆哆嗦嗦的开口。

没有人回应。

我感到有个冰凉的唇贴在我脖子上,一双手在我身上来回游走。我的身体一抖,只觉得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从裙下席卷而来。

身体虽然不受控制,意识却偏偏清醒的很。

我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虽然我至今还是黄花大闺女,但是不代表我什么也不懂。

面对一个侵犯我的连面都见不到的男鬼,让我从心底里生出一股绝望与恐惧。

我的脑子很乱,彻底放弃了呼救,眼泪刷刷的往下流。

开始还是默默的流眼泪,到后面越想越委屈,忍不住大声的哭了出来。随着我的哭声,那个男鬼的动作停了下来。

我刚松一口气,就被他粗暴的吻住。我的下嘴唇甚至被他咬破了。

我刚刚才燃起的一缕希望在瞬间被浇灭。

我闭着眼睛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就当老娘被狗给咬了一口。只要熬到天亮就好了。平安最要紧。

就在我已经绝望的放弃抵抗的时候,他却从我身边撤离。只是用拇指擦了擦我脸上的泪水。

那股渗人的寒气离我而去。空气中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就在同一时间,我的身体一软,双手无力的垂下去。身子瘫软的滑倒在地上。

我等了很久,都没有任何事情再发生。这才确定自己安全了。

我冲到床边拿起那个吊坠就用力的从窗口摔出去。

我不敢入睡,房门仍旧打不开。哆哆嗦嗦的给自己换了件衣服,蹲在门边的一处角落里,不停的给自己打气。

已经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天快亮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睡着了。

我是被苗苗的叫门声给叫醒的。她进门就抱怨,说叫我半天都没人开门。

我看到苗苗冲上去抱着她,哭的稀里哗啦的。她被我的样子吓到不行,急忙问我怎么回事。

我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她。苗苗却有点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给苗苗看我后背被撞击出来的淤青,拉着她准备出门去寝室窗户正对的草地上找那个玉坠证明给她看。一回头,看到那个玉坠,赫然正挂在我的床头。

血红的颜色,在白天的时候看,那红比昨晚的颜色更深了,就像干涸过后的血迹。猩红猩红的。

我的身体从脚后跟到头发丝都开始发麻。浑身冰凉,身上被吓出一层薄薄的汗珠。连窗外的阳光都没能让我感觉到一丝温暖。

我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指着床头。苗苗顺着我的手看过去,然后尖叫起来。

就在刚刚,我们两说话之前,床头还是什么都没有的。

苗苗用不成调的声音问我说:“叶子,你说这个是昨晚唱K结束蕾蕾送你的么?”

我说是啊。

然后我就听到苗苗颤抖的声音。

“昨晚蕾蕾根本就没有跟我们一起吃饭唱K。从头到尾我都没见到她。”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1)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虾米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