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密码>章节目录>正文阅读

  • 目录
  • 书页
  • 扫码
    山海经密码
    第一章 黄河鬼棺

  • 设置
    字号: (小) 默认 较大
    阅读宽度 默认 窄屏 普通 全屏 较宽
    背景: 默认 蓝色回忆 春意盎然 可爱粉红 黑色深邃

第一章 黄河鬼棺

作者:流浪的石头|发布时间:2018-01-18 17:32|字数:3430

前段时间,有个女孩在宾馆开房的时候,遭到了陌生男人的袭击,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在微博上的热度蹿到了第一。

网友们议论纷纷,大家在愤怒的同时,也感觉到了后怕,因为在那个男人行凶的十几分钟里,整个宾馆里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前来阻止,好像所有人都成了空气。

要说现代人生活加快,在工作出差,外出旅游,甚至于情侣约会中,谁没住过几次宾馆呢?

结合这件事,若是再细想一下,就会发现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我们住的宾馆,真的是安全的吗?

或许很少有人知道,有种宾馆是千万不能住的,遇到时一定要躲得远远的,否则一定会有大恐怖发生!

而就在两天前,我同样不知道这个忌讳。

直到女友来了一个电话……

我和女友是网上认识的,至今还没见过面,只是偶尔给她要过几张照片。

不得不说,照片上的女友很漂亮,杏眼桃腮,气质清纯柔美,不胜凉风,最关键的是,她净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五,一对大长腿无论穿什么也显得窈窕纤瘦。

对于我这么一个屌丝来说,泡到一个漂亮女友,说不兴奋是假的,即便现在还只是网恋阶段。

说实话,这也是我不争气。

在这次通话中,女友又一次提到了要来找我的问题,可还是被我给拒绝掉了。

因为我曾在网上见过一个男孩领着女友回老家,结果被各种嫌弃的新闻,而我家就在山东东部地区一个十分偏远的农村,虽说依山傍水,环境优美,但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

所以,我也担心,女友会不会嫌弃我……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我怕她给我的是假照,万一女友骗了我,她本身又是一个丑逼的话,一旦被我领回村了,到时候我还不被笑话死。

可是我又不能一直这么耗着,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她。

于是在我俩商量好后,我就买了张车票,在颠簸了四个小时候后,到达了她的城市。这时候,天都已经黑了,整个城市开始变得模糊,我站在夜色下,背后黑夜就像一张黑咕隆咚的大嘴。

此时此刻的,我满脑子都是要见到女友的兴奋和忐忑,我迫不及待地打了辆出租车,赶到了女友所说的那家宾馆。

宾馆的前台招待,是一个长相敦厚的胖子,留着一头八十年代流行的分头,乍一看看着很像三胖。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隐隐觉得这个胖子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可猛地一细想又想不起来,最后只得先拿着身份证登记开房。

可令我想不到的是,三胖的反应更令人不解,他看到我身份证后,竟是兀然一愣,接着连珠炮般地问道:“你叫殷十一?一九九四年七月生人?属狗的?”

我被这一连串的问话给整懵了,反应过来后,才怔然问:“怎么了?我身份证有问题?”

三胖连忙摇了摇头,说没有没有,只是他的眼神依旧很古怪。

我隐隐感觉,这并不是同类的眼神……

不过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很快被冲散了。

我上了楼后,发现我住的那房是个尾房,在走廊的尽头。

我走了好半天才找到,结果一开门,就有一股冷气嗖嗖的往身上盖,抬头一看,发现窗户居然是开着的,我一个快步做过去,哐当一声把它给死死关紧了。

“这么冷的天,大晚上开个窗户,这不彪吗?”

等我关上窗户,在房间里一打量,结果又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床前摆放的两双鞋子,可鞋面一正一反,摆成了微微的八字形,最令人不解的是,这鞋四周还撒了一圈草木灰。

这是什意思?

我愣了一下,忽然觉得这个宾馆怪怪的,这种诡异荒诞的布置,让我有了种不安全感,只是这地方是女友选得,我现在也没法退。

坐在床上,我给女友打了个电话,结果没打通。

听着那头的忙音,我心里一咯噔,坏了,该不会被放鸽子了吧?

这个想法刚冒出没多久,电话叮的一下就响了。

很突兀,让人隐隐觉得刺耳。

我拿起手机一看,才发现是女友给我打回来了。

她问了我房间号码后,就告诉我,一会就到。

挂断电话后,我顿时就兴奋了,赶紧把鞋子给摆放整齐,又把草木灰打扫了个干干净净。

一切都弄好后,我就躺在了床上,忍不住开始幻想女友的样子,有没有穿丝袜高跟鞋,那双大长腿是不是真的那么长……

没等我多想,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这么快就来了?

我心头一喜,就要跑过去开门,可还没走到一半,我突然愣住了,因为我发现这个敲门声很古怪……

笃……笃……笃……

笃……笃……笃……

要知道一般人敲门都是或急促或短暂,可是这道敲门声却很规律,一下又一下,间隔时间准的让人有些发毛。

哪有人是这么敲门的?这不神经病吗?

我隐隐觉得这门外的不是女友。

带着这种怀疑,我趴在猫眼瞄了一眼,结果差点没把胆汁给吓出来。

外面那人头很大,身子很窄,看不清脸,晃晃悠悠,好像一根蜡烛。

他妈的,哪有人会长成一根蜡烛的模样?我心头惊骇,四肢发冷,冷汗刷刷地外冒,再一想这个宾馆的种种古怪,顿时吓得连动都不敢动。

可是下一秒,我又突然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因为透过猫眼看去,不仅这东西是扭曲的,就连对面的消防栓也是变了形。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脸呆滞,突然间,脑子灵光一闪,麻痹,这猫眼该不会给我安反了吧?

怪不得刚才三胖的眼神一直那么怪,原来是怕我发现这房间是个次品的?!

弄明白这件事后,我心里那个气啊,不过一想到外面可能真的是女友后,我瞬间又激动了,怒火一下子就抛到了九宵云外。

啪的一声,拉开门,我发现外面正站着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她上身一件性感的黑色露肩衫,下面一条齐臀牛仔超短裤,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

然而,还没等我兴奋,女友做了一个让我十分意外的动作,她把食指竖在红唇上,对我嘘了一声,然后悄悄拉住我的手,从宾馆里慢慢溜出了出去。

我有点发懵,不知道女友在玩什么,可见她一脸凝重的样子,我也不敢多问,只得亦步亦趋跟着她。

就这样,两人出了宾馆后,就开始狂跑,在空旷寂寥的马路牙子上足足跑了十分钟,硬是快要把我腿都跑断的时候,她才堪堪停下。

这时候,我早已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一边狂喘着粗气,一边满脸不解道:“不在宾馆,你跑这来干嘛啊?”

然而,接着女友却说了一句让我毛骨悚然的话,“因为那宾馆根本不是给人住的。”

我悚然一惊,不由失声道:“不可能啊,不是你让我去那家宾馆的吗?”

女友摇了摇头,说:“我手机让人盗了,跟你打电话的根本不是我。”

我一脸呆傻,吓得浑身僵硬,“那给我打电话的是谁?”

女友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说了一句更奇怪的话:“你先看看这是哪?”

这能是哪?不是市里吗?

我嘟囔了一句,可下来,眼前的一幕,差点把我吓傻,因为我发现我竟然置身在一片荒林坟地中,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还隐隐觉得这地方特熟悉。

原本繁华的城市,一下子变成一片荒林坟地,这种恐惧几乎难以言喻,我连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你那城市吗?”

女友叹了口气,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等你听完,可能就明白了。”

我有些机械地点了点头,不过接着我发现了一件怪事,跑了这么久,我都要累出胆汁了,可女友竟然脸不红气不喘的,这怎么可能?!

只是还没等我多想,女友已经开始讲述她嘴中的故事……

这件事情发生在在八十年代,山东某段,那时候黄河中下游每年都要进行清淤的工程。附近的居民要出河工,就是每家出一个壮年劳力。

冬天,黄河基本上没有什么水,大家在河底挖出淤泥加固旁边的大堤。

可谁也没想到挖着挖着,挖出了一口棺材。

那是一口非常怪异的棺材,刚刚挖出顶盖,上面的泥已经擦去,让人奇怪的是能很清楚地看到尸体周围有很多小鱼在游来游去,但却看不到尸体的模样只有大体的轮廓,穿着双层的寿衣。

这件事瞬间就变诡异了起来,因为鱼是不可能在密闭的棺材里长时间生存的,这是常识。所以这个棺材的密闭性肯定不好,但是如果这样,寿衣早就应该没有了,恐怕连骨头都很难剩下。

更何况,这里是河底,是黄河改道后才被淹没的,奇怪的是这幅棺材竟然没有被冲走,因为当地风俗,下葬深度不过三米左右。

种种的怪异,让村里人更加的好奇这口棺材。一些胆子大的村民,就开始一锹一锹地把棺材周边的泥挖开运走。

可等到棺身露出一米了,下面还是没有到底。按说棺材充其量也就一米左右高,气氛逐渐凝重了,更为奇怪的是,棺材盖和棺材好像连在一起的,没有任何缝隙。

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棺材底能打开了,可是又有哪家的棺材是底下开盖的呢?莫名的恐惧在心底蔓延,或许,不挖才是对的。

大家接着挖,一边挖,一边把泥水弄出去,在河道里,已经出现了一个深2米,直径为40米的坑,棺体已经露出1米5了,还是没有见到底。

这口棺材就像无底洞一样,生生长在了黄河里,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家也都挖的没有力气了,于是村里人决定第二天再来挖。

可没想到的是,第二天黄河边人再也没有人来过。

因为仅仅是一晚上的时候,整个村的人,全都诡异的消失了,而在那口怪异的透明棺材里又多了很多条小鱼。

这个故事,我越听越不对,最后猛地一激灵,头皮都麻了,这他妈讲的不就是我们村吗?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 小龙虾1 123
  • 小龙虾1 123
  • 大闸蟹1 123
  • 章鱼哥1 123
  • 章鱼哥1 123

全部捧场记录>>

(4)

(1)

(2)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虾米 去充值>>
赠言: